《中國藝術》(248)

編者按:《中國藝術》(Chinese Art)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國藝術的重要文獻,1958年在紐約出版,上下兩卷。作者William Willetts(魏禮澤)(漢學家、西方藝術史家)從中國的地理特色著手,系統梳理了玉器、青銅器、漆器、絲綢、雕塑、陶瓷、繪畫、書法、建筑等中國藝術的各個門類。他堅持客觀描述作品的方法,“并不對所討論器物給予美學價值論斷,而是讓器物自己說話”。

“讓器物自己說話”,與觀復博物館“以物證史”的理念有異曲同工之妙。這也是我們選擇翻譯此書的原因。此次我們邀請到美國CCR(Chinese Cultural Relics《文物》英文版)翻譯大獎獲得者對此書進行正式專業的翻譯,譯者也是MLA(Modern Language Association International Bibliography美國現代語言協會國際索引數據庫)和AATA(國際藝術品保護文獻摘要)收錄的美國出版期刊Chinese CulturalRelics的翻譯團隊成員。

本著尊重原著的原則,此次翻譯將存疑處一一譯出,其后附有譯者注?,F在就讓我們跟隨本書,在絢爛璀璨的器物中,感受中華文明的博大輝煌。

這種熔融狀態的釉在1050-1550度之間處于黏著狀態。這一狀態下,釉攻擊和分解自由硅元素都更多。從1050度到1400度的漫長溫度爬升提供了足夠時間,讓釉擊穿莫來石分子之間的空隙,所以到了1400度,胎變得非常緊密和不透水。

長石中天然具備高溫流動性。不需要再加入其它東西,只要夠溫度將瓷器燒熟就夠了。而?;鹗紲囟群痛善鳠鞙囟戎g的巨大溫差,以及瓷器燒熟溫度和坍塌極限溫度之間的巨大溫差,可以保證窯燒的廢品率降到最低。堅硬瓷器胎體的自然成分比假性瓷器,比如骨瓷的成分要安全,后者的相應溫差小很多。而且因為?;辉诤芨邷囟认虏砰_始,這種高溫燒成的器物可以達到最大硬度。

高溫釉

胎體成分高溫燒熟的探索在中國伴隨著相應的釉的發明。正如所見,低溫釉比較不穩定。其成分與陶器胎體明顯不同,兩者熱性能也不同。所以低溫釉和陶胎是一種糟糕的搭配,在冷卻過程中容易發生開片。但如果高溫釉能行之有效,其耐熱度也足夠好,只會在高溫下才液化,而高溫瓷胎也需要這樣的高溫才會燒熟。否則,釉會變得過于流動甚至揮發,這時胎還沒有達到燒熟溫度。所以,高溫釉和高溫胎的成分應該很類似。這種里面含有大量的耐火硅,以燧石或石英的形式被加入,同時還有長石。這種胎釉之間的相關性保證了兩者的熱學表現類似,也保證燒成溫度類似,可以讓胎釉中間層融合。液態釉在燒成溫度下與胎中的可熔化元素結合。玻璃態中間層含有的不熔化元素能在胎和釉之間穩定連接。

然而,盡管高溫釉的耐火度很強,但我們還需要保證其液態狀態,配合胎還軟的狀態,同時釉又不至于氣化。硅與長石的結合,正如所見,開始于1050度;但再升高500度時,兩者才會液態化。所以,要讓釉在1350度時液化,需要加入一些催化劑。比如石灰石和含有石灰的草木灰,這種操作自從中國遠古開始就采用,這樣才能讓高溫釉的熔點降到需要的這個溫度值。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  • 《中國藝術》(248)已關閉評論
  • 51 views
    A+
發布日期:2019年08月02日  所屬分類:中國藝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