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與藝術沾邊 》第369篇 ·最毒的春藥

虛極子按:權力是最好的春藥,也是最好的毒藥。

托普卡帕宮中收藏的中國瓷器種類齊全,有青瓷、青花瓷、琺瑯彩瓷和單色釉瓷,林林總總,不一而足。其中的青瓷多大盤大碗,裝飾有刻花或模印花紋:葡萄、芰蓮、垂柳、魚藻、芭蕉、花鳥、云龍……總之,這些青瓷展示給奧斯曼貴族的是一個水汽氤氳、生機盎然的中國江南世界。青瓷紋飾及紋樣不用尺規,不中繩墨,全由毛筆寫意描繪,氣韻通透流暢,毫無板滯之感,完全沒有伊斯蘭風格的那種線條繁縟得令人目眩的幾何圖案。

▲ 龍泉窯青釉暗刻蓮紋菱口折沿大盤,約1400年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▲ 龍泉窯青釉貼花云龍紋折沿大盤,13、14世紀之交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17世紀法國東方學家兼考古學家安托萬·加朗(Antoine Galland)在《伊斯坦布爾日記1672-1673》中曾這樣記載:“我見到過一只來自印度的瓷碗,用青色的瓷土燒制而成。土耳其人,尤其是他們的統治者,極為珍視這種一接觸毒物便會破裂的瓷碗,愿意付重金購入。這只瓷碗雖然厚重,但敲擊時聲如錢幣,估價為三十庫如許(土耳其貨幣單位)。這種瓷土被稱為‘馬塔班尼’。蘇丹以及他那些經常害怕被下毒的兄弟們只肯用這種盤子進餐?!?/p>

▲ 龍泉窯青釉暗刻雙魚紋露胎梅花折沿大盤,14世紀上半葉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▲ 龍泉窯青釉暗刻垂柳紋折沿大盤,約1400年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顯然,加朗把托普卡帕宮里來自中國的御用青瓷當成了印度貨。導致這個認知錯誤的原因并非因為他學的土耳其話過于散裝,以致把托普卡帕宮人告訴給他的宮中奇聞弄了個魯魚豕亥、張冠李戴,而是因為當時的中國瓷器多半先要在印度西海岸的“科澤科德港”(即中國古籍中的“古里國”Calicut)進行一次轉手貿易,然后才能轉賣到土耳其,所以連土耳其人有時也分辨不清它們究竟產自何方。

▲ 龍泉窯青釉暗刻蓮紋貼花碗,14世紀中葉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▲ 龍泉窯青釉暗刻蓮瓣紋貼花束口碗,14世紀中葉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托普卡帕宮廷檔案曾經這樣描述過一只瓷碗:“這是一只飾有寶石的中國瓷碗,像輕呷一口水那般優美柔麗。碗內映著紅寶石的光彩,如石榴溶于水中。逐一鑲嵌的鉆石,光芒炫目如太陽,看似水上的泡沫?!?/p>

▲ 蘇丹阿赫麥德三世的御用瓷碗,18世紀初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藏

這只屬于蘇丹阿赫麥德三世的豪華瓷碗,渾身綴滿金絲和紅寶石,它在宮廷畫師勒夫尼流傳至今的細密畫中驚現真身!它是首相伊巴希姆·帕夏為四位王子的割禮慶典精心準備的禮物,由黑人太監總管小心翼翼地捧著敬獻給蘇丹。

▲ [奧斯曼土耳其]勒夫尼《阿赫麥德三世為四個兒子舉行割禮慶典》,1720年,細密畫
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托普卡帕宮圖書館藏

中國人民的“老朋友”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有句名言——“權力是最好的春藥。”但研究表明,權力似乎也是一劑最好的毒藥,他會給位弄權者帶來不可逆的腦損傷。歷史學家亨利·亞當斯說:“權力是一種以殺死患者的同情心為終極目的的腫瘤?!蓖瑫r,權力也給位高權重者帶來隨時被鴆殺的危險。

當人人都因濫用權力或覬覦權力而變得冷酷時,權力就成了任何青瓷也檢測不出來的超級劇毒。

下期預告:生活是一場永恒的儀式

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

  • 《與藝術沾邊 》第369篇 ·最毒的春藥已關閉評論
  • 60 views
    A+
發布日期:2019年08月05日  所屬分類:與藝術沾邊